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章 第三章(1/4)
    “贺老师,贺老师!”秦书对着男人高大又挺拔的背影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贺老师没回应,正侧脸跟身边的人专注说话,两人并肩朝办公大楼方向走去,后面跟着一行人,各自的秘书和助理。

    他们应该在谈公事。

    贺老师穿着深蓝色大衣,那人穿着黑色大衣,差不多身高的两个男人,气场上那人略胜贺老师一些,两人欣长挺阔的背影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秦书跑岔气了都没追上,情急之下,她直呼其名:“贺竞南!”这一声差点把嗓子给喊劈了,喉咙都开始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一瞬不瞬的望着前面,没想到转身的却是旁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个男人的脸,随之响起一阵音乐铃声。

    秦书用力眯着眼,想把刚才那个场景接上去,也许她再喊一声,贺竞南就会回头,可现在头脑无比清醒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只响了几声就挂了。

    秦书沮丧又恼怒的拿过手机,是一个陌生号码,大概是谁打错了。

    盯着那个恼人的号码看了半晌,把手机扔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睡前跟卜一聊了几句,说到她今天从棋牌协会回家时,路过CBD那边看到比较厉害的几个投资银行家,然后就做梦了。

    白天的那个场景直接出现在了梦里,只是人物换了,梦里的人竟然是贺竞南。

    在纽约的机场不小心删掉了那条跟他有关的动态,没想到他就钻到她梦里来了,把她搅得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现在是晚上十点半,她看了一个下午的电视,后来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好不容易做个梦,结果被打断。

    这两天喝凉水都塞牙缝,好长时间不看朋友圈,结果一看就被韩沛给蹭到了,导致那条动态彻底删除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梦到了一回贺竞南,关键时刻又被陌生铃声打断。

    丝毫困意都没有了,掀被子起床。

    拉开窗帘,秦书愣了下,下雪了,还不小。

    漆黑无边的夜空,雪花漫天飞舞。

    看了几分钟的雪,秦书还在想着刚才那个梦,后来自己也觉得没意思。

    拉上窗帘,下楼。

    楼下客厅,闺蜜颜彦正在修改计划书,她都快走到颜彦跟前,颜彦还沉浸在一堆文字里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“计划书还没弄好?”秦书问。

    “妈呀!你想吓死我啊!”颜彦捂着心口用力揉揉,瞄了眼电脑上的时间,已经晚上十点多了,她搁这里弄了一个晚上的计划书。

    她示意秦书厨房有吃的。

    秦书摇头:“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颜彦不由看了下自己的小腹,用力吸了吸,再看看秦书柔软盈盈的腰肢,叹口气,她要是有秦书那么性感苗条的身材,她天天躺着吃。

    秦书拿了瓶苏打水,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半瓶下去。

    颜彦:“大冬天少喝冷水,我去给你倒杯温水。”说着要起身,秦书摆摆手:“我习惯了,你快忙你的。”

    颜彦继续做计划书,秦书陷在沙发里发呆,那个梦太过真实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她无意识的用力捏着苏打水的瓶子,水淌出来洒了她睡裙上全是。

    秦书忙把瓶子搁一边,抽了好多纸擦擦。

    颜彦抬头,若有所思的看着秦书:“你怎么有点反常?”

    秦书:“做噩梦了。”

    难怪。

    现在是晚上,颜彦有点小迷信,觉得做梦了要等太阳升起后才能说,那样就不会成真,她就没问秦书做了什么噩梦,“你去弹弹钢琴平复一下。”

    悠扬的钢琴曲在房间里回荡,颜彦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要不是秦书回来,她就去公司加班了,在家里总感觉没工作的氛围,工作效率也跟不上,一个下午过去,计划书还没修好。

    她和秦书是大学同学,毕业后她们都直接工作,她在投资公司上班,秦书在投行做了两年的分析师,又去国外读研。

    弹了几首曲子,心情平静不少。

    “彦子,你这几年有没有梦过大学里的同学或是老师?”秦书问。

    颜彦摇头:“没,不过倒是遇到过不少同学。”

    突然又想起:“对了,我前几天还遇到我们贺老师了,他上个月跳槽了,回北京任职,具体在哪家投行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当时还没来得及问,贺竞南约的人就到了。

    秦书手上的动作一滞,怔了大概两秒:“你说你遇到贺老师了?”他在北京?

    颜彦点头,说起前几天的偶遇,她遗憾道:“就是贺老师不记得我是谁了,不过也正常,他带过不止我们一届学生,又四年过去了。”她合上笔记本,起身倒水喝。

    继续:“还好沾你的光。”
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