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章 第八章(1/3)
    他这么直白又坦诚,秦书都不知道要怎么接话,招架不住他深邃的眼神,她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两个直白的人,成功的把天聊进了死胡同。

    韩沛适时缓和气氛,半开玩笑的语气:“跟我说说,你好不好追?”

    秦书也笑了:“不好追,难度五颗星。”

    韩沛:“那就追到你毕业,追不到再继续。”

    秦书:“”

    这次他的语气和表情都是认真的,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在里面,她迎着他的视线,“你喜欢我什么?”

    看来直白会传染,她竟毫无顾忌的问出口。

    韩沛:“漂亮,性感,聪明。”

    秦书:“就这些?”

    韩沛颔首,坦诚道:“目前是。”

    这种男人,直白起来都是一种诱惑。

    秦书笑:“这么肤浅?就不能说点有内涵的?”

    韩沛:“那至少也得三五个月后的,了解一个人的内在得时间和过程。”他说:“我们才认识两天,我现在要说爱你爱的刻骨铭心死去活来,你信?”

    秦书毫不犹豫:“不信。”

    总觉得不真实,下车前,秦书索性一次弄个明白:“你身边肯定围着不少漂亮性感和聪明的女人。”不多她一个。

    她还有自知之明,她绝不是最好看的那个,才见了两次,他怎么就对她上心了?

    韩沛:“所以,你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凌晨十二点半,秦书在床上躺了一个多小时,毫无困意。

    韩沛那句‘所以,你不一样。’一直萦绕在耳边。

    算不上情话的情话,扰的她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方慕和以前跟她和卜一探讨过什么是爱情,她觉得经得住时间和平淡考验的感情才是,她向往相濡以沫的感情。

    就像她的父母,她的爷爷奶奶。

    一辈子没有轰轰烈烈,却过得踏实。

    方慕和说,感情和爱情不是一回事,日久生的基本都是感情,这种感情很复杂,是习惯是依赖,有时还有生存的需要。

    爱情是很纯粹的,没有条件,是一瞬间的心动,道不清说不明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,甚至可以为TA活,也可以为TA死。

    刻骨铭心又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方慕和还说,不是每个人都有幸遇见爱情。

    有些人谈了不止一次恋爱,但却从没体会过心动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后来,方慕和跟他的初恋分手了,她有次问他爱不爱的事,他再也不提,说爱情是虚无缥缈的东西,信那个做什么。

    卜一说,方妈的爱用完了,所以不想提那些情情爱爱的。

    秦书开始瞎想,韩沛对她是一见钟情?

    也可能,在第一次见面,他让她坐在驾驶座后面那个位置,一切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韩沛要是喜欢一个女人,还主动追,不管哪个女人都没法抵抗那份诱惑。她也是俗人一个,不例外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第一次因为男人的一句话,她失眠了。

    实在睡不着,秦书起来弹钢琴。

    有些曲子好多年不弹都忘了谱子,去书房找来多年前的琴谱,翻来翻去,没有哪首适合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今天韩沛跑了二十三圈,她就翻到了第二十三页。

    秦书来回弹了十遍,大脑越兴奋了。

    合上琴盖,拿着手机去了露台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?”方慕和刚睡着又被吵醒,晚上喝了不少红酒,这阵子睡意正浓,也就是秦书,换做别人三更半夜来吵他,他早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没好气的问秦书:“你又哪根神经搭错了?!”

    秦书:“韩沛要追我。”

    方慕和以为自己听错了,拧着眉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秦书:“话。”

    方慕和:“不说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秦书趴在台子上,看着小区里零星的灯火,被韩沛主动表白的那份悸动还在,虚荣心也在作祟,怎么都冷静不下来,只能来找方慕和,让方慕和给她泼泼冷水。

    隔了几秒秦书才说话:“韩沛要追我。”

    方慕和清醒不少,开灯起床,“韩沛要追你?他亲口说的?”

    秦书:“嗯。”

    方慕和去书房拿上烟,正好书桌上有半杯冷咖啡,他端起来一口气喝了。

    喝完直接去了阳台,打开窗户,东北风嗖嗖的卷进来。

    他冷的向后退了步,开始点烟。

    好半晌过去,秦书没听到那边的动静,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方慕和深深吐出一口烟雾:“抽支烟压压惊。”

    秦书:“”她不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