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章 第十一章(1/3)
    秦书收回视线,回头看向边上的经理:“方经理,我一会儿想上去唱歌。”

    这个经理也姓方,是方慕和远房一个亲戚,帮方慕和打理酒吧和会所。

    方经理笑说:“好,马上给你安排,还跟以前一样,自弹自唱?”

    秦书点头,又道:“把我那个要钱的小纸箱拿来,对了,再给我弄个收款的二维码,现在很多人都出门不带多少现金。”

    方经理:“”

    卜一:“”他被呛得直咳嗽,“你想钱想疯了啊!”

    秦书白他一眼: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卜一倚在沙发里,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秦书每次唱歌后都会拿着小纸箱在舞台下走一圈,不会主动要小费,但一般听过她唱歌的人都出手挺阔错的。

    反正换他他是不好意这么做的,打死他他也不会拿着钱箱在舞台下转悠,要是遇到熟人,脸往哪里搁?

    大概秦书习惯了,她长这么大,在国外生活的时间占了三分之一,觉得拿人小费没什么,反正也是劳动所得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弹唱什么歌?”卜一问她。

    秦书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韩沛那边,她说:“方妈那个年代的老歌,很安静的一首情歌,能引起共鸣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韩沛听不听那类歌。

    卜一:“你缺钱啊?缺的话我把我的钱都给你,你想唱歌可以唱,就别拿着你那粉色钱箱子转悠了行不?求你了。”他放下酒杯,双手求饶。

    秦书:“你就是跪下来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舞台那边,方经理已经准备的差不多,驻唱的乐队一首完毕,已经停下来到一边休息了。

    没了摇滚音乐,酒吧里瞬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秦书把外套脱了放一边,补好了妆,轻抿了一口红酒,对卜一说:“一会儿跟方妈扫码支持我。”

    她放下酒杯,起身去了舞台那边。

    熟悉的钢琴前奏响起,秋蓝会弹钢琴,对这个曲子也熟悉,她侧脸看向舞台那边,随即响起悦耳清澈的女音,声音低低的。

    韩沛也转身看去,看到钢琴前的人,他愣住,是秦书。

    她穿着宽松的低领白色针织衫,露出白皙漂亮的脖颈,完全投入在音乐里。

    秋蓝本来想要跟他说那件事的,可还没来得及开口,这首钢琴曲就响起,她瞄了眼韩沛,他看的那么专注。

    她淡笑着:“听歌还是看人?”

    韩沛的眸光一直专注在秦书身上,他说:“看人,歌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秋蓝又看向舞台:“你们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?”

    韩沛却说了句:“比她年轻的多了,比她好看的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秋蓝不太明白,她揉揉太阳穴,也许是刚才喝了酒的缘故?

    韩沛看了眼手表,来这里快半小时,她东扯西扯,一句重要的都没说,“你让我过来就是陪你喝酒消遣的?”

    秋蓝:“等这首歌结束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方慕和接过电话就来了,坐在秦书的那个位置,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,那句‘在很久很久以前,你拥有我我拥有你’扎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这首歌曾经他和赵曼迪合唱过,以前也是秦书钢琴伴奏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无意识的输入十一位号码,这个号码他没存过,也没忘记过,就是很多年刻意不去想起。

    卜一瞄了眼方慕和的手机屏幕,半分钟过去,他还在那里发怔。

    他平时调侃方慕和习惯了,这一刻,他收敛了。

    方慕和手指在屏幕上摩挲半天,最终又把那个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全部删去。

    他用力攥了攥手机,直接丢在桌上,把杯子里的红酒一口闷下去。

    “琪琪怎么唱这么难听的歌?”他不悦又不爽的语气问卜一。

    卜一心道,这不是你以前最喜欢的一首歌?他耸肩顺着方慕和的话说道:“谁知道,可能她脑子有坑吧。”

    方慕和靠在沙发里闭目养神,静静听着秦书的琴和歌。

    脑子里一直回放着以前的一些画面,全跟赵曼迪有关,怎么都压不下去。

    台上,一曲结束。

    秦书把谱子收起来,侧脸看向韩沛的方向,正如她所料,他看到她了,现在还在看她。

    她笑着冲他扬扬眉,起身去了后台拿那个钱箱。

    韩沛忽的笑了,原来她早就看到他了,弹琴唱歌就是想告诉他,她看到他了,还是跟一个女人在一起,她貌似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秋蓝一转脸就看到韩沛嘴角的一抹淡笑,她揶揄:“美女的魅力就是不一样,一个眼神都能博你一笑。”

    韩沛:“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再次看手表,“你要没事,我先失陪了。”
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