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3章 第十三章(1/3)
    贺竞南跟严沉去了楼下停车场,严沉没想到会看到熟人,不远处秋蓝在打电话,声音哽咽,他顿了下,眼神示意贺竞南去别处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路旁一处的垃圾桶边,各自点烟。

    贺竞南也认识秋蓝,问严沉:“你跟她有不愉快?”他刚没注意秋蓝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严沉:“好像在哭,估计跟韩沛有关。”

    贺竞南微微颌首,别人的私事,他没多问。

    严沉吐出一口烟雾,关心了句:“跟尹一乔相处的还愉快?”

    尹一乔是贺竞南前妻,他们大学毕业没多久,贺竞南跟尹一乔就结婚了,没过几年他们又离了,六七年过去,贺竞南还单身。

    现在巧的是,尹一乔也在海纳工作,是投行部的副总。

    说起尹一乔,贺竞南的话并不多,“还行,她那种性格,没有好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严沉笑:“反正够你管的。”

    贺竞南:“一乔还行,公私分明。”离婚后还能和平共事已经实属难得,他微微叹口气:“难管的还没去。”

    严沉:“嗯?”说着,弹弹烟灰,然后看向贺竞南,“谁还要去?”

    贺竞南:“琪琪。”

    严沉:“喔日。”

    贺竞南把烟蒂摁灭扔掉,“先回了,明天还要去拜访重要客户。”明天上午约了秦氏的总裁,也就是秦书的爸爸。

    夜场快散了时,方慕和才睡醒,边上的卜一依旧沉浸在游戏里,完全忘记了时间。

    之前韩沛弹钢琴时,方慕和打算等钢琴表演结束去找秦书,后来困意上来又继续睡了,他看看身上的衣服,是秦书的,侧脸问卜一:“琪琪呢?”

    卜一低头专注着手机屏幕,心不在焉道:“应该去哪儿玩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了?”方慕和清醒不少,一看手表,凌晨三点半。

    卜一也不清楚,模棱两可:“应该就在会所。”秦书要是回家的话肯定会跟他们招呼一声,估计是跟韩沛在楼上包间玩。

    方慕和拨了秦书的手机,没人接听,一共打了两遍也没打通。

    他一把夺过卜一的手机:“还打!长点心行不行?!大半夜的琪琪又喝了酒,去哪了你也不知道,信不信我把你手机摔了!”

    方慕和气的把手机直接扔到桌子上,卜一理亏,方慕和睡觉之前叮嘱他,让他别光顾着打游戏,看着秦书点,结果他一头扎进游戏就没出来。

    方慕和责骂他,他也不敢反驳,摸摸鼻子:“要不,我们去楼上找找?”

    方慕和气的心口发闷,喊来方经理,问有没有看到秦书。

    方经理:“秦小姐和韩总在二楼的休息区。”每次秦书过来,方慕和都会叮嘱他,让人看紧了秦书,不许出半点岔子。

    后来只要秦书到酒吧,不管她喝不喝酒,找人看好她都成了他条件反射的做法。

    方慕和松了口气,直奔二楼,卜一也起身紧跟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二楼,楼梯口站着个人,对着方慕和欠了欠身,方慕和微微颌首,这人是方经理安排负责秦书安全的。

    快到休息区,方慕和怔住脚步,那边的灯光很暗,应该是方经理让人把周围壁灯都关了。

    借着窗口的亮光,可以看到两人已经睡着。

    秦书躺在沙发里,盖着毛毯,腿和脚上裹着暗色的衣服,应该是韩沛的风衣,而韩沛坐在秦书的脚头,靠在沙发上就这样坐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什么情况!”卜一两眼瞪大,不可思议的看着几米外的那两人。

    方慕和斜他一眼:“小点声没人当你哑巴!”

    方慕和转身下楼了,“诶,方妈,你就这样走啦?不管琪琪了?”卜一噔噔噔下楼,追着方慕和问。

    方慕和小声说:“韩沛管她 ,不比我们管强?”

    方经理就在一楼楼梯口等着,问:“要不要喊醒他们?”

    方慕和:“不用,把楼上暖气开足一点,别去打扰他们。”又道:“辛苦你们一下,值班到天亮吧。”

    方慕和跟卜一离开,汽车缓缓驶离会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卜一忽然扭头看着方慕和:“方妈,你以前不是坚决不许琪琪跟异性在晚上单独相处的吗?今天怎么这么纵容她?”

    方慕和:“琪琪平时睡眠多不好,你又不是不知道,难得她在那么吵的环境里能睡着。”更难得韩沛愿意迁就她。

    反正换做现在的他,他是做不到像韩沛那样,累了一天还坐在沙发里将就睡觉,为的就是哄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爱情就是一场劫,遇到了,谁都逃不过。

    以前的他,现在的韩沛。

    看来再理智的男人都无法免俗。

    卜一:“你说韩沛对琪琪是真心的吗?”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