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9章 第三十九章(1/4)
    秦书情绪激动又崩溃, 她最不愿见到的那个场景, 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以前她无数次幻想过, 兴许贺竞南对她也是有一点点喜欢的,只不过碍于他们的年龄,他离婚的经历, 所以拒绝了她。

    等他冷静后, 会去找她的。

    可一等, 就是四年半。

    四年半过去了, 他宁愿去相亲都没想过要考虑跟她试试。

    这会儿,他竟说要追她。

    男女力量悬殊太大, 秦书挣扎无果,他安静的抱着她, 用了他全部的力气。

    贺竞南早就猜到,有些话一旦说出口, 她会有怎样过激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踹,她闹,她哭,他都忍着。

    可出乎意料, 她没跟他歇斯底里的闹。

    既没踹也没抓。

    两人因为之前的挣扎,贺竞南现在面对着酒店入口。

    喷泉边的灯今晚过分的亮, 照着那个车牌号。

    他一怔, 韩沛的车?

    汽车没从出口那边走, 直接从入口拐了回去, 是因为看到了他, 免得尴尬?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秦书的声音再次穿过耳膜。

    “贺竞南,我都跟你说了,我有男朋友的!你犯病了是不是?!”气急之下,秦书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贺竞南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秦书眼睛发红:“滚!”

    贺竞南没吱声,手臂上的力度又大了些。

    秦书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,她也不再挣扎,越挣扎他就抱的越紧,索性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连声音都安静理智的可怕:“贺竞南,你这样到底算什么啊?你知道我现在心思不在你身上了,你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哽咽了下:“你就算不喜欢我,你也别这样作践我啊。我对你来说,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是不是?”

    眼泪顺着两颊哗啦啦流下,汇聚到下巴,一滴滴砸在他的衬衫上。

    贺竞南也静下来了,只是心里抽着疼,“琪琪,不是这样的,有些事我一句话说不清,改天我好好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呼了口气:“我问过何飞,他有女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秦书抬眸,泪眼朦胧的迎着他的视线:“何飞?谁告诉你何飞是我男朋友?!我男朋友是韩沛!韩沛!韩沛!韩沛!是韩沛!你听到没!我是不想你们之间尴尬我才一直没说,你还不松手!”她几乎是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贺竞南整个身体一僵,手指颤了下,立即松开她,“对不起,我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看她泪流满面,贺竞南想伸手给她擦擦眼泪,抬起来,最终又落下。

    无处安放的手,最终插到风衣口袋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韩沛的汽车驶离,这辈子,他从没有像这一刻这么糟心狼狈过。

    雪混着雨水打到两人身上,头发都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安静的只有风声刮过。

    “快五年了,这么久你到哪儿去了啊,我等了你快五年,你都没来找我,现在我好不容易把你放下了,你忽然又想起来要谈场恋爱。”秦书擦擦眼泪,深呼吸平复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看向他:“贺竞南,你知不知道,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谁会在原地一直等着谁,那些能破镜重圆的,能久别重逢的,只不过他们运气好,有缘分在下一个路口还能遇见,而我跟你,没那个缘分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贺竞南眼底情绪翻腾,最终一个字也没说。

    现在不管他解释什么,理由都成了借口。

    望着她的背影,他许久都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贺竞南在酒店门口站了差不多有一刻钟的时间,一直盯着喷泉池看,喷泉没开,只有安静的一池水。

    雪花大片掉落,泛不气丝毫波澜。

    心里的烦闷还是无处释放,他拿出手机给严沉打了电话过去:“还在上海吧?”

    严沉前几天也在这边出差,回没回北京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在呢,还要待一段时间。”严沉问他:“你那边结束了?”

    贺竞南‘嗯’了声,“出来喝一杯?”

    严沉一愣,笑着:“行啊,你什么时候不自律了?”贺竞南给他的印象除了工作就是工作,连应酬都不上心,现在竟主动要去喝酒。

    要说是这次推介会比较成功那也没道理,他什么大项目没做过?

    “遇到什么事了?”严沉问道,然后唯一能猜到的就是:“是不是尹一乔?”

    电话里有片刻的静默,贺竞南:“琪琪跟韩沛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严沉:“”

    他正吃宵夜,差点被噎死。

    原来韩沛那晚说女朋友视力不好,是秦书。

    严沉都还没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