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5章 第四十五章(1/3)
    韩沛看着一脸狡猾的秦书, 她说出剪刀就一定会出剪刀, 情人节, 对女人来说最特殊的日子,他总不好让她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别磨叽啊,快点出。”秦书开始倒数:“三、二、一。”

    韩沛只好摊开手掌, 出了布。

    秦书笑, “我剪剪剪。”用她两根手指去剪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接下来韩沛都让着她, 秦书高兴了,“你输了,我可以喝酒。”

    韩沛握着她的脖子用力揉揉:“等我洗过澡给你开酒。”他脱了外套去楼上浴室, 顺手把她那个背包送去卧室。

    “诶, 那个包里有我比较私密的东西。”秦书提醒道, 怕他打开来看,那样就没惊喜了。

    韩沛:“我不会动你东西。”

    秦书笑着问:“那你的呢?”

    韩沛:“你随意动。”他已经到了二楼,身影消失在楼梯转弯口。

    已经凌晨一点,秦书没有丝毫困意,窝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刷朋友圈,都放假了,基本每人都成了夜猫子, 各种情人节的恶搞刷屏朋友圈。

    秦书反复回看韩沛的那条小视频, 若有所思几秒, 她把那个视频保存下来, 用那条视频也发了条朋友圈, 并配文——by my first love

    发了后, 自己暗戳戳的笑了。

    玩了一会儿手机,韩沛还没下来,秦书无聊就去弹琴,那本书还在琴盖上,每次过来她都会翻看。

    这本书她也喜欢,小学时读过,没看懂,也觉得内容没什么意思,勾不起她丝毫兴趣。

    初中时又读了一遍,觉得还不错,只不过当时年纪小,无法理解其中的深意。

    高中时爷爷又陪她一起读了一遍,也许是长大懂事了,体会跟以前不再一样,被里面的很多情节打动,那次读的是英文版。

    后来大学时颜彦说知道这本书,不过从来没耐心读下去,她建议颜彦静下心来读读,她自己又看了两遍,中英文版都看了,体会里面的不同。

    没想到韩沛也喜欢这本书,喜欢里面的那个老人,也喜欢里面的那个孩子。

    书上说,‘看过《老人与海》的,是一种人,没看过《老人与海》的,是另一种人。’

    她不是太理解,这是一种怎样的界定。

    不过,她和韩沛是一种人,因为他们都喜欢这本书。

    秦书继续翻看,接着上次看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是英文原版,有些年代了,韩沛说他之前有本1952年出版的,那是第一版,是韩爷爷年轻那会儿在国外买的,一直珍藏着。

    后来韩沛带到学校,同学借去看,结果弄丢了。

    再后来去纽约读大学,他又找大学同学帮忙在当地找这个版本,不过没找到,找到的是第二版,也已经挺不错。

    他花了高价买下来。

    就是她现在手里看的这本,是他最喜欢的一本书,也是他做头像的那本。

    正看着,韩沛洗过澡下楼。

    秦书看的入神,没听到动静,直到落入温暖的怀抱,“不是看了很多遍?”韩沛从背后把她环在怀里。

    秦书:“这次看的心情不一样。”她夹好书签,把书搁下来,“去给我开红酒。”

    韩沛:“”

    本来他以为上去洗个澡,她就忘了这茬。

    “快点去,别想赖掉。”秦书抱着他的脖子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韩沛笑,抱起她去酒柜那边。

    韩沛新开了一瓶红酒,只倒了杯底一点儿。

    “就这点啊?”秦书不满。

    韩沛望她一眼:“不是说只喝两口?”

    秦书回呛:“我嘴大。”

    韩沛:“”

    秦书欲要拿酒杯,被韩沛挡下,“我喂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秦书还不知道这个喂是怎么样的喂。

    韩沛自己抿了一口,把秦书拉到怀里,秦书笑,知道他这是要嘴对嘴喂给她喝,她主动配合,凑近他的唇。

    两人唇舌交缠,秦书只嗅到他舌尖醇厚的红酒味,可没喝到一点儿,“酒呢?”她咕哝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你嘴里。”韩沛再次抱起她,两人一直亲着。

    “韩沛,你耍赖。”

    “耍什么赖?”

    “酒被你喝了,再给我喝两口。”

    后来韩沛缠着她的舌,秦书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客厅的灯熄了。

    黑色是一种暧昧的颜色。

    黑夜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蛊惑着秦书的感官神经,她想韩沛跟她一样。

    恋爱时,长裙是最方便的运动‘装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