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3章 第六十三章(1/4)
    钢琴曲一遍结束,继续循环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 韩沛觉得秦书就在身边, 离他很近。

    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,从认识到现在, 也就四个多月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短短的四个多月,她已经成了他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一个能牵动他所有情绪的女人。

    正出神,手机响了, 是严沉打来的。

    韩沛接听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公司?”严沉到万禾找他,以为他开完下午的那场会会空一下, 就过去找他玩玩, 哪知扑了空。

    韩沛:“回来了,有事?”

    严沉:“没事,以为你加班, 正好路过万禾。”想起来:“对了, 裴烨跟韩涔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没问,我把涔涔拉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草, 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天天打电话骂我,朝我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严沉笑:“被裴烨管的?”

    “应该。”

    “是得狠狠心找人管管她, 不然以后日子也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严沉找韩沛也不是单纯玩, 问他:“方慕和跟蔚明海这回的争夺, 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韩沛:“蔚明海这人心狠手辣胃口大,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方慕和只有背水一战, 谁输谁赢, 现在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 严沉那边传来对话声,他觉得声音有些熟悉,问: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你们公司啊,结果你不在,刚从楼上下来,正好遇到你们万禾副总,打了声招呼。”严沉走到外面,没上车,就倚在车门上抽烟,继续聊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才知道蔚明海是蔚蓝叔叔,我就说她研究生也才毕业几年,怎么会在我朋友律所担任重要职务,还是好几家大型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,以为她业务能力超群,原来都是蔚明海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韩沛客观评价:“业务能力也不错,不然蔚明海放心?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严沉忽然笑了,“我发觉我挺傻逼的,她跟你是高中同学,家里背景怎么可能一般般。”

    韩沛跟秋蓝读的都是私立学校,进去读的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韩沛:“她父母能力一般,以前在蔚明海公司做做后勤工作,不过蔚明海对蔚蓝不错,当初那么贵的私立学校也给她上,后来就算破产了,顶着负债压力,也硬是让她在我们学校读完高中。”

    那时蔚家是真的穷,连补课费都支付不起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班主任跟他说的。

    严沉对蔚明海不算熟悉,仅限于这几年商场上的了解。

    问道:“蔚明海以前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韩沛也是前几年听爷爷说起过,当时海外有个项目,他看上了,蔚明海也参与了竞标,还有意跟万禾合作,爷爷知道后让他撤回。

    他不理解,爷爷说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    爷爷又给他讲了讲蔚明海的发家史,二十多年前蔚明海在国外靠投机倒把和一些走私生意发了家。

    在北京买了房,把一大家人都从老家接过去,包括蔚蓝一家。

    不仅把家人接过去,还给家里人都安排了工作。

    他虽然做生意会走些歪门邪道,不过对家人不错,认识他的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后来蔚明海进军资本市场,结果被合伙人坑的不轻,合作人卷钱跑路,留下几千万美元的负债给他。

    当时正好又碰上0708年的金融危机,彻底垮下,最困难时连地下室的房租都付不起。

    蔚明海一度消沉了好几年,之后振作起来注册了EF公司,别人都还没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,他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次是怎么发家,背后的资本又从哪儿来,谁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严沉缓缓吐出烟雾,“蔚明海在美国混的时候,你在上小学,我应该也是上小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忽的,严沉笑了:“你家媳妇还没出生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那方慕和是要背水一战了。”严沉收起玩笑,言归正传: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严沉:“你家那位跟方慕和关系那么好,为了方慕和,你送她制药公司她都不要,这回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方慕和陷入困境?”

    韩沛没作声,也在思考这事。

    严沉又有电话进来:“我接我家领导电话,改天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通话结束,客厅安静的只有钢琴曲在流淌。

    旋律好像比之前更优美,都能淌进人心里去。

    韩沛点开手机给秦书发了条信息,【起来没?】她那边是早上。

    秦书正躺在床上,睡美人的姿势,想着一会儿要怎么收拾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