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76章 第七十六章(1/2)
    没过多久秦书就进入梦乡, 睡的深而沉。

    失眠的人成了韩沛。

    认识秦书之前, 失眠对他来说是个遥远的词。

    每天繁忙的工作,大量的运动,到了床上很快就能入睡。

    反观这半年, 他失眠了三四回, 都跟秦书有关。

    就这短短的一个月,今晚已经是第三次失眠。

    第一次, 求婚前一晚。

    第二次, 领证前一晚。

    实在睡不着, 躺床上煎熬, 韩沛起来跑步。

    五公里下来, 全身是汗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做了爸爸, 精神还是亢奋。

    于是到楼下拿来那本‘怀孕百科’继续研究。

    第二天, 秦书睡到自然醒,看了下时间, 快八点钟。

    现在生物钟对她来说就是摆设,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韩沛早就去上班了,大概叫她都没叫醒。

    今天安排的还挺满, 吃了点早餐,秦书先去了海纳。

    八点多,路上正堵。

    一个路口,等了十几分钟才过去。

    以前她基本都在七点半前到公司, 这是第一次这么晚。

    时间都浪费在了堵车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关系, 心情莫名有丝烦躁。

    同事知道她要跟他们一起做这个项目, 她去后他们没惊讶,给了个简单的欢迎仪式。

    项目小组开过会,秦书去找赵曼迪。

    刚才开会时见赵曼迪脸色不佳,后来接了个电话临时离开会议室,直到会议结束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敲门进去后,“曼迪姐。”

    赵曼迪笑笑:“好像胖了。”

    秦书‘呵呵’两声,就不刺激她了,“嗯,最近老吃宵夜。”就这么敷衍过去。

    赵曼迪说起工作:“我手头上的资料还没分析好,等全好了跟你碰一下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两句,赵曼迪的手机又响了,她眉心紧蹙,犹豫片刻还是不耐的接听电话,“喂,妈,行了行了,我知道,我有数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,就听赵曼迪说:“我做不到袖手旁观,我没傻,妈,求您了,您别说了行不行?我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出去租房子住还不行吗!行了,行了,我不想跟您吵了。”

    秦书觉得不便听这些,口型说了句,要去找贺竞南。

    赵曼迪牵强的笑笑,示意她先过去。

    从赵曼迪办公室出来,秦书真的去找贺竞南,她来了得跟他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贺竞南刚拜访客户回来,他们在走廊上遇到。

    再次遇到,所有的心境都变的不同。

    领证,有了孩子,再次看到他,心里没有了那种感情波澜。

    他只是她青春年少时欣赏喜欢的人,存在那段记忆里,与现在,以后,都不再有关系。

    大概尹一乔也是这样的,所以能在离婚之后,那么淡然面对他。

    可能,不曾亏欠,就不会有遗憾。

    也就不会有历久弥新的眷恋。

    原来彻底放下一个人是需要一个过程,而不是嘴上说的那样,我忘了,就真的忘了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需要经历很多,失去很多,也得到很多。

    然后那颗心归于平静,有了港湾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的她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是温暖谦和的,就跟初见时一样。

    那时,他是她的老师,而她仅仅是他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贺老师。”秦书先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刚来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不适的尴尬,就像她出了个差刚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会给我找麻烦,弄了这么个棘手的项目来。”贺竞南说道,跟她并肩走向他办公室。

    秦书笑了笑:“要是做好了,赚的可比并购多。”

    还好做空蔚明海公司的事没跟他说,不然他的脸色估计更严肃。

    “我得替方慕和谢谢你,要不是你们这段时间忙活,现在方氏第一大股东肯定就不是方慕和了。”秦书诚意道。

    “谢就不用了,也不是白干活。”说着,到了办公室门口,贺竞南开门。

    贺竞南问她喝点什么,秦书:“我自己来,又不是客人,还是你属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管不了你了。”一语双关,贺竞南给她从冰箱拿了瓶果汁。

    秦书细细品味他刚才那话的意思,因为了解贺竞南,就知道他每句话肯定不是随意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贺老师,你想说什么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贺竞南自己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为您推荐